• 登机只需身份证和手机,明年出行的便民清单请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虽然已是秋日了,天却还是有些热乎乎的。金色的阳光透过纱窗照射出去,风中同化着淡淡的木樨香,微微拂过我的面庞。明天是周末,妈妈却还要下班,百无聊赖的我遽然有些缅怀妈妈的滋味。还记得很小的时分,我喜爱和妈妈挤在一个被窝里。我总爱钻进妈妈的度量,闭上眼,享用着妈妈的爱抚。每当这时分,我总会嗅到那一丝淡淡的香味那是属于妈妈的滋味。我一向没弄清那香味的起源。或许是妈妈喷了某种好闻的香水吧?又或许是某个洗发水的香味留在了妈妈的发梢上了吧?这些我都不得而知。然而不管怎样,我都觉得那是一种很好闻的香味。只是很淡很淡,淡到不易使人察觉。有一次,我眨着眼问妈妈:你身上有股很好闻的香味呢!妈妈笑而不答,只是微微抚摩着我的头,让我快些睡吧……我只有嗅到那属于妈妈的滋味,才会安心肠睡去。再大些,妈妈的床上挤不下我了,让我一个人睡一张小床。我那一晚睡得没着没落的,心坎非常恐慌。我第一次感觉到夜是那样黑,就算星星再多也照不亮天空,反而更显得孤独零落,幽静寥寂。那一夜在我的印象中是非常漫长的。第二天,我向妈妈诉说了我心坎的惊慌。妈妈笑着说:傻丫头,怎样长不大的呀!然而,那天晚上,我的窗边多了一瓶香水百合。淡淡的幽香,素雅的红色花瓣在月光下好像在闪闪发光,低低地吟唱,微微地舞蹈……我的嘴角微微向上翘了起来。那一夜我睡的很香,由于有窗边的那一株百合取代妈妈伴随我入眠。如今想一想,妈妈真的是个很故意的人。只管百合的幽香与妈妈的香味差别,只管小小的百合不会像妈妈同样哄我入眠,用手微微抚摩的我的头,哼着那陈旧的歌谣……但在当时的我看来,窗边的那一株百合披发出的那一抹淡淡的幽香,同样也是一种无声的捍卫。爱的滋味,不消太浓郁,淡淡的幽香,足矣……日后的日子,我再也不惧怕夜的漫长,由于我能够枕着百合的幽香,披着月色的薄纱,看着漫天的繁星,甜甜的进入梦乡。直到客岁住校那一年,一个礼拜不克不及见到妈妈。我不晓得那对我来说是怎样的一个决议,当时的我只是对于住在宿舍里如许一件我从来不体验过的新奇的工作充满了猎奇。哪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我竟失眠了!或许是不妈妈睡前“晚安”的祝愿,又或许是没了那淡淡的花香,让我又成了“孤独的人”了吧。我的眼眶好像有泪,我赶忙用手拭去,一下钻进被窝。被窝中,我好像又嗅到了那属于妈妈的淡淡的香味。泪水再也止不住,奔涌而下……大概是妈妈太缅怀我了吧,才住了1个多月,便把我接回了家。而且下定了决心不让我再住校了。回到家,书桌边又多了一株风信子。香味比拟百合越加浓郁。伴着暖暖的阳光,我的心也暖暖的。一阵清风将我从往日的思绪中拉回。一转头,看到的是妈妈临走时为我削好的苹果。其实,妈妈无时不刻都在我的身边呀,只是我不发觉而已。想到这里,心中早已是甜甜的了。妈妈的爱细致无声,轻柔似水,总是在我还没来得及发觉就已将我包抄。母亲的滋味,永恒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捍卫……

    上一篇:郭德纲首度回应曹云金炮轰:真没往心里去(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