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秀柱闭关三日“辣度”升级 消“换柱”杂音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北京9月27日电 (记者 应妮)法兰西学院艺术院主席、88岁的当代雕塑大师克罗德·阿巴吉27日来到中国美术馆,与他的老朋友、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见面,同时为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项目雕塑专题班学员授课。   尽管相差32岁,克罗德·阿巴吉和吴为山的相识却可以用“浪漫”来形容。   一次访问中国时,克罗德·阿巴吉在中国国家画院花园里看见一座青铜雕塑。那是一位身着长衫、美髯飘飘的老人,手里拿着笔和纸本,正极目远眺,摹写眼前景物。写意的手法,洗练的语言,传神的韵致。面对这尊雕像,阿巴吉立即拿出速写本开始临摹,并用汉字抄写下作品的名字——黄宾虹。 法兰西学院艺术院主席、88岁的当代雕塑大师克罗德·阿巴吉在授课中 杜洋 摄   回到法国不久,阿巴吉在巴黎偶遇雕塑家吴为山,两人在艺术上聊得颇为投契。阿巴吉拿出临摹了黄宾虹雕塑的速写本,对这位中国的艺术同行说,他在中国看到这件非常出色的雕塑。吴为山告诉阿巴吉,这正是自己的作品。素昧平生,偶然相遇,两位雕塑家却通过“黄宾虹”的牵线一下子成为知音。,两位雕塑家在法国举办了“心灵对话”的雕塑合展。   “他的作品最吸引我的是里面生命力的东西,作品中流露的真诚”,克罗德·阿巴吉在27日的对话中如是说。“我现在88岁了,有时不得不面临死亡这个问题,即便我深信死亡让一切都虚无,但是我相信还有东西会留下,艺术的生命还会继续。”   在回答提问时,他透露个人最喜欢的作品是1997年的《旅行者》,因为这件作品提出了我们要走向何方。   吴为山表示,克罗德·阿巴吉先生介绍了自己在法国文化背景下找到自己创作的主题,这个主题与他的人生观、主题的表现方式,以及与历史上法国画家之间的关系,对我们中国雕塑家的启示很大。   值得一提的是,27日的文化交流会上为克罗德·阿巴吉担任翻译的是法兰西道德与政治科学院首位华人通讯院士、翻译家董强。“只有董强院士这样的水平才能对克罗德·阿巴吉做最好的翻译”,吴为山说。(完)

    上一篇:词曲作家付林已从艺50年 感谢好友李双江(组图

    下一篇:被朝扣押美大学生供述“罪行” 承认敌对行为